炎懿丶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ʕ •ᴥ•ʔ

耳洞




这几天因为一些原因在爸妈房间里打地铺。连着两个晚上,我爸都伸手下来摸我的耳垂,像小时候一样。可是他摸到的只是冰冷坚硬的耳钉。然后他就会叹息一声:“啧啧啧,好好的耳朵,非得去打个洞。”紧接着他就翻个身不理我兀自去睡了。




搞得我连着两个晚上都很难过。
大概是人到了晚上的时候就会变得特别敏感矫情吧。



我爸对审美特别正统,觉得男生最好看的搭配就是白衬衫牛仔裤,女孩子就不应该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染头发做指甲打耳洞化妆穿高跟,都不需要。他说像我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大夏天的就应该短袖短裤帆布鞋,脸上挂个大笑容就OK了。朝气蓬勃的样子。



其实我也觉得对。但是女孩子臭美的心一起来,怎么抑制得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啊。



按照东北的习惯,去年清明节跟室友去打了耳洞。跟我妈打电话的时候特别忐忑地问她,我爸知道了没。我妈嗯了一声,说那你爸跟你讲。结果我爸上来第一句话就是,“疼不疼啊!”



爸,我耳朵不疼,心疼。



去年夏天开始自己买化妆品,慢慢学习化妆。寒假回家的时候带了一整个化妆包。我爸没说什么,就是让我少用。他总说对皮肤不好,本来我肤质就差。



一次逛街跟我妈提起这事,说我爸居然没有唠叨我。我妈说她也问过类似的问题,还让我猜我爸怎么说的。我让她赶紧说别卖关子。“你爸说啊,女儿长大了能有什么办法。”



——噢,所以我这两天难过的,大概就是发现自己长大了这个事实吧。



我当然不会跟你说我爱你这么俗的句子。但是,爸,我的耳朵永远记得你抚过它时手的温度。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