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懿丶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ʕ •ᴥ•ʔ

【青黄】诱

* 大盗峰X捕快濑

* 一见钟情梗

* 奇迹众人打酱油

* 写着写着居然有变成长篇的想法但是古风真是太难写了还是打住吧ಥ_ಥ

* 设置成了「断袖不是正常的嘛~就是少见了点」这样奇怪的世界观(╥﹏╥)

* 因为自身知识储备的不足出现了一个重大的误区,如下

捕快在古代属于“贱业”,并严格规定他们的后代不能参加科举考试,以免有辱斯文。即便他们脱离捕快行业,其子孙也必须在三代以后方有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

捕快是没有工资的,每年的伙食补贴即“工食银”不过十两银左右,养家糊口自是艰难,于是敲诈勒索便成为一种风气,他们时常设置种种名目收取好处费,甚至与州县官吏同流合污,或制造冤假错案,或对老百姓横征暴敛,任意拘捕。

虽然对整篇文章并没有太大影响,但为了自己的文字不对小伙伴们产生误导特此指出,文里就不做纠正了,因为还挺微妙的比较难改。



以上。








可口,相当可口。青峰大辉注意那个小捕快已经很久了。虽然他本来打的是太守府上那块玉的主意,但现在他已经完全被那个小捕快掠去了心神。


小捕快有一双上挑的桃花眼,眼尾狭长,眼睫细密,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端的一副勾人的好样貌。其一举一动在青峰看来,都化作两个字「可撩」。





在小捕快巡查早市的时候悄悄跟在后面,稍微集中一下注意力就能从卖菜大婶卖花姑娘卖鱼大叔卖包子小伙的嘀咕声里掌握小捕快的一手资料。


小捕快黄濑凉太,男「哎呀性别不是问题」,身长五尺六「很好,比我矮」,芳龄18「非常好,比我小两岁标准年上」,尚无婚配「相当好,不然我要怎么下手,虽然就算有我也会抢就是了」。


接下来就是一堆又一堆的溢美之词,什么面容英俊身材挺拔啦,什么国家公务员工作稳定啦,什么品行端正从不撩妹啦,什么认真负责努力上进啦……诸如此类,青峰听得耳朵起茧,又自得地想,废话,老子看上的人能不好么。他抠抠耳朵,打了个哈欠离开。






青峰大辉是近几年名声鹊起的大盗。据坊间传说,青峰大辉其人,一身绝妙轻功独步天下,只用刀剑绝不用毒,名言是「能赢我的只有我自己」,臭屁的要死。形单影只。喜欢美人,胸部高耸的那种。但是向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这回好像是栽了。




小捕快最近在苦练轻功。听捕头笠松幸男说青峰大辉发来了预告函,意欲取走太守府上那块稀世美玉。


现在太守府上上下下如临大敌,连带着下面像黄濑这样的衙役捕快们也都紧张起来。黄濑一向是遇强则强的性子,知道这事后一下子认真起来,听闻青峰是以轻功见长的大盗,于是每天有空就请笠松指导他的轻功步法。


黄濑其实相当有悟性,刀枪棍棒都耍得有模有样,就是这个轻功嘛……


「黄濑!照你这么练,青峰大辉来之前你就先把自己摔死了!!!」笠松在旁边恨铁不成钢地伸脚就踹。黄濑泪汪汪地讨饶。




「不会的,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嘛。」在一旁暗搓搓搞偷窥的某人心情愉悦地想。


又有点不爽,自己看上的人自己都没动呢,要你一个路人教训。不过小捕快认真的模样真的好可爱。


又有点心疼,小捕快这么刻苦,一定是青峰大辉的名气带来了很大压力吧,早知道不让赤司把自己宣传得这么厉害了,虽然自己的确挺厉害的。诶要不自己找个什么机会毛遂自荐教人轻功吧,到时候师生恋想想就刺激。





第二天青峰就屁颠屁颠去找小捕快了。


小捕快正用招牌笑脸对着早市众人打招呼呢,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叫:“来人啊!抓贼啊!!!”


黄濑和青峰几乎同时转身,一个心下一惊,「青峰大辉!」,拔腿就追。


另一个心里一怒,「小兔崽子!」转瞬一喜,「红娘大大!」。

眯了眯眼观察一下,抓起手边一颗大白菜就掷了过去,那边应声而倒,青峰这才略一提气,施施然施展轻功过了去。



那边厢黄濑正瞪着突然倒在地上抽搐的贼愣神呢,听着身后的动静木木地回过身,然后就看见了青峰大辉仗剑翩翩而来。


深青色发扎的很利落,五官轮廓深邃线条硬朗,唇角是似有若无的笑意。


其实真正吸引黄濑视线的是青峰的身手。外貌这些都是后来才注意到的。


他回身得晚,只看到了一瞬间青峰凌空的样子以及收势。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黄濑虽然自己轻功不怎么样,但好歹是分得出好坏的。就青峰刚刚那一下子,已经足够让黄濑这个半吊子惊艳。顿时黄濑看向青峰的眼神就像食肉动物看到一块肥肉……呃……这个肤色……野猪肉吧还是。






处理完那个小毛贼的事情,黄濑终于忍不住向青峰讨教。


「黑子君轻功好厉害!怎么练的啊!」一脸崇拜期待的表情,眼睛会发光。


真名自然是用不了了,于是当时青峰只能一脸气闷地告诉小捕快他叫黑子哲也。(我存在感才没哲那么低呢,青峰默默吐槽)。


青峰抑制住心里翻滚的惊涛骇浪,面上强作淡定,「有记忆开始就在练了。」


「诶好厉害!不像我,虽然也是挺早开始练啦,但总是掌握不到诀窍,控制不好。」轻功真是黄濑的软肋,说起这个整个人都暗淡了。


看不惯小捕快这么沮丧的样子,青峰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道,「大哥交给我的事我都办的差不多了,这次时间很充裕,我还能逗留十天半个月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


「好啊好啊好啊!」听着青峰的话早已经抬起头来眼睛越瞪越大的黄濑,忙不迭连声答应,「小黑子你真好!走我请你吃饭!还没谢谢你帮我抓到那个小贼呢!」说着一把拉过青峰的手就开始大踏步向前。


「诶?那个没什么啦!说起来那个小是怎么回事!」


「啊那个是我对尊敬的人的叫法啦~诶小黑子我跟你说哦,别看一会儿那家店店面挺不起眼的但是菜真的是好吃得能把舌头都吞下去!特别是那个奶汁烤洋葱汤真是一绝,也不知道小火神哪里学来的明明跟我一样年纪的说……」


看着小捕快拉着自己的手,在前面喋喋不休的样子,青峰原本想要说的话也都咽了回去。


小捕快这么高兴的样子,都是因为自己啊。

这么想着,青峰脸上也露出了笑。






跟青峰一样,黄濑也是行动派的。第二天下午黄濑就找来了。


「这么早?」青峰有点诧异,「例行巡逻呢?我记得你们捕快杂七杂八的破事不是很多?」


「小青峰好过分!什么叫破事啊!都是百姓们的身边事诶!我跟前辈换班了,现在我是夜班的啦。前辈也是有妻有子的人啦,跟他换了让他早点回家陪老婆孩子。小黑子也是,怎么想也是下午时间比较充裕嘛。陪我练习完也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晚上也可以早点休息!」黄濑片刻不停说了一大堆,理所当然没心没肺的模样。


「那你呢?」一个量角器。


「诶?」傻乎乎的明显在状况外。


「我说那你呢?!早上工作下午练习晚上工作,什么时候休息!」两个量角器。


「诶这个啊……什么嘛小黑子原来是在关心我吗~好高兴!我没事的啦,年纪轻轻就应该奋斗的哪!」雄心壮志。「而且……小黑子马上也会走的,到那个时候再跟前辈轮流好了……」声音低下去。


闻言,青峰暗暗紧了紧拳头。


「哼,随便你。走去练习了蠢黄!」抬脚就走。


「诶诶诶!那个恶心的称呼是什么啦!」叽叽喳喳地跟上。


「因为你太蠢了!」





三日后,某郊外小竹林。


寻常人路过只能听到风吹过叶子带来的沙沙声。可要是向上看,大概能看到两个黑影一掠而过。正是青黄二人。


黄濑之前是有底子的,就是一直在气息掌握上不得要领,因而屡屡碰壁。青峰教了他自己的方法,黄濑当时还奇怪,「小黑子你这路数从没听过,但是意外的还挺好用诶!」「本来很早就该练起来了,帮你稍微修改了一下,还好没那么蠢,还能补上。」


的确能补上,这不都能追逐战了。


黄濑蒙着眼,说是要模拟夜间视线不好的情况。唇抿成一条直线,默默调整呼吸。眼睛看不见了,其他感官瞬间变得更为敏感,听觉嗅觉触觉,神经紧绷。手里握着剑,时刻准备着在青峰身上划一道口子。


蓦的,前方传来了细微的、类似于踩到枯叶的声响。黄濑唇边划过一丝笑意,却并没有动。见状,青峰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悄无声息地丢掉手里的小石子,青峰起身。就在此时黄濑从身后紧追而来,但很快又被青峰甩开,即将陷入又一波僵持。青峰刚踩上一株茂密的枝头,却听见背后咚的一声。旋身而去,小捕快正倒在地上捂着肚子龇牙咧嘴。


「怎么回事!伤哪儿了!」青峰正要上前查看却被锐利剑锋抵住了咽喉,眼皮突的一跳。


「哈哈哈兵不厌诈嘛小黑子。」地上的人嬉皮笑脸。


「胡闹!到时候对上青峰大辉你也用这招?」青峰都要被气笑了。


「诶……」小捕快叹了口气,「小黑子,你说我到时候用美人计行不行啊~」


伸了只手拉他起来,「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早点把功夫练好才是正经。」


「可是真奇怪啊。这都多久了,那块玉还是安安稳稳地蹲在太守府上。以前青峰大辉可是在预告函发出后三日内就出手了呢。小黑子你说,青峰大辉不会真被哪个小姑娘勾了魂了吧!」


被小捕快一口一个小黑子噎的不是滋味,「大概吧!不是说青峰大辉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么。」


「切,还不是个偷东西的。」


这话听得青峰咬牙切齿还没法说,只好上去蹂躏蹂躏小捕快的脸,「那就快把他抓起来吧。」顿了顿,「今天就到这里吧,早点回去,还能歇一会儿。大哥派人来找我了,我得去看看。」


「啊,噢好。」


到最后都没有揭穿小捕快一瞬间气息不稳失控摔落的事情。他够倔强够努力。他怎么能嘲笑他。






「怎么样?」等到小捕快的身影远得看不见了,青峰还是原地不动,只说了这三个字。


暗处慢慢走出一个人,双目异瞳,五官清秀,温文而笑。「有意思。」脚步不停「注意分寸。」


青峰一愣,继而大笑起来,爽朗清越,带着这个年纪男子特有的快意潇洒。






当天晚上太守府被盗。


太守大发雷霆怒斥手下的人没用,当晚作为巡查负责人的黄濑受到波及被革职。众人求情无果。


阳光透过竹叶的空隙洒在躺在地上的青年身上。青年横了一只手在眼前,面无表情。


青峰过来时就看见这样一幅光景。小捕快如今蔫蔫的,再也没有了往日鲜活灿烂的样子。


「小黑子你来啦。」听到青峰的脚步声,黄濑还是打起精神招呼,但还是没有动弹。


「嗯。」


「我被革职啦。青峰大辉那个混蛋,昨天晚上来了,我没能抓到他。太守大人太生气了,就把我赶出来了。」鼻音浓重。


「嗯我知道,来的路上我听说了。」


「……不过幸好是我啊,如果是笠松前辈就糟糕啦,老婆孩子都要养不起啦。」嗓音沙哑。


「……」再也受不了这样的黄濑,青峰欺身上前,抓住小捕快的手摁在两边。


青峰以前觉得黄濑凉太的眼里盛着满满的璀璨明星,而现在,黄濑凉太眼里满满的都是破碎的星光。青峰呼吸一窒。


「诶小黑子你干什么……」


「黄濑凉太你听好。」


「……噢」被吓到了。


「我叫青峰大辉,隶属六扇门。黑子哲也是我搭档的名字,以后你可以叫我小青峰。大盗是为了隐藏身份,有些事情江湖人比较好做。


盯上太守府不是因为什么稀世美玉,而是我们得到线报说太守贪污受贿数额巨大,据说那些收据凭证等等重要物品都跟那块玉放在一起了。因此我被上面指派下来,你也知道我们六扇门办案向来不择手段。所以太守才会那么暴跳如雷。连累你了抱歉。


不过我已经让我们老大赤司征十郎来看过你了,他也觉得你可堪大用,破格允许你入职六扇门。怎么样,黄濑,要不要跟我走?」


黄濑已经懵了,半晌,才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但脑子显然还是不好使,「就这样?」


青峰满心期待了半天,结果等来这么一句回复哭笑不得,「什么叫就这样。」但是看看黄濑傻傻的表情,实在没忍住。



「还有,黄濑凉太,我喜欢你。跟我走好不好。」





「…………好。」




黄濑凉太没有说出口,青峰大辉仗剑翩翩而来的瞬间,他看到了生命的光。






----------------------------

感谢观看。

后来发现黄濑的感情戏几乎没有写诶,后面进展有点快。本来想写黄濑的身世的,但想想还是算了,有点矫情。

黄濑那么好,喜欢看他被人宠的样子。



欢迎勾搭(=゚ω゚)ノ

评论(8)

热度(40)